他自爆今次動用了「親情牌」:「我同靚靚有個秘密,同佢係『親戚』嚟,好細個十幾歲就識,佢叫我做『表哥』,我叫佢『表妹』。。。」

麥兆輝憑電影《無間道》成名,之後的《竊聽》系列奠定他跟莊文強黃金拍檔的關係。今年被喻為麥、莊的組合各自發展,先有莊文強的《無雙》早贏票房,而麥兆輝執導的《廉政風雲.煙幕》安排在農曆新年出擊,早前他為《廉》片宣傳接受訪問。

談到戲名由來,原來經歷一輪腦力遊戲,他說:「當個故仔寫好晒,係講走私煙仔,人物關係好複雜,好多煙幕令你唔知真相係乜嘢,當時諗咗個名叫《煙幕》,好鍾意呢個名,因為有雙重意思。但係遇到一個人嘅阻力,就係老闆楊生。我明白用《廉政風雲》易推廣做宣傳,最後我度咗條橋,話大題目係系列片,先有《煙幕》,之後會有《黑幕》同《內幕》咁拍落去。」麥兆輝笑言過了海做神仙,《廉政》系列日後是連續,還是獨立故事,已經是後話。

其實早在過老闆一關前,在選角時有另一重考驗,就是要找影后級的袁詠儀(靚靚)客串演反派角色,他自爆今次動用了「親情牌」:「我同靚靚有個秘密,同佢係『親戚』嚟,好細個十幾歲就識,佢叫我做『表哥』,我叫佢『表妹』,佢叫我媽咪做契媽,細個阿靚成日嚟我屋企玩。之後返嚟見到阿靚,點解佢咁靚嘅?之後佢去選港姐贏埋冠軍,做埋大明星,我繼續做副導演。」事實上,他們沒有血緣關係,但麥兆輝對這個「表妹」是有點怕,試過以副導演身份,在拍攝現場跟她有過一次接觸,他說:「佢好嘈,見我食煙,佢就話『哦,你食煙我話畀你阿媽聽,你講粗口話畀你阿媽聽』,成日都用話畀我阿媽聽嚟嚇我。」

他自言今趟是本着不妨一試的心態找對方,因為戲中阿靚跟劉青雲,會由讀書時的情侶,最後變成工作上的對頭人:「打電話畀佢,問佢會唔會畀面自己客串,仲同佢講『你唔做唔緊要,但唔好鬧我,唔好話畀我阿媽聽』。」

麥兆輝講到戲中另一位拍檔,就是初次合作的張家輝,曾有幕後行家問起:「『呢套戲你搵張家輝呀,你見咗佢未呀?佢都幾麻煩喎』,我話真係?麻煩乜嘢先?嗰位幕後話『唔知呀,總之好麻煩啦』。」之後他相約家輝傾談,原先以為一個小時可以講完,最後足足傾了三個鐘,麥兆輝說:「佢真係幾麻煩,佢所有問題都係問你角色問題,好在我寫劇本,所以答到佢。通過傾偈,我亦都更了解個角色,佢係麻煩,不過係麻煩緊專業工作範圍嘅嘢。佢冇話要七個保鑣圍住、去酒店明明一個人要三間房,我聽過有呢啲情況。」他更斷言張家輝雖然贏過多個影帝獎座,但仍是被低估的演員。

青雲先後演過三集《竊聽》系列,被喻為麥、莊的「御用演員」,麥兆輝自言不敢高攀,他笑說:「係就好呀,件事分開嚟講,拍《無間道》時自己係個細導演,雖然之前拍嘅戲有啲口碑,但唔係好收得。演員、老細都會揀,未必會畀到budget你去請大明星,所以《無間道》要有劉偉強喺度,至搵到梁朝偉同劉德華。相對而家,我當然有能力去搵大演員,寫劇本時冇諗用邊個演員,但相對而家搵演員容易咗,本身寫劇本都成熟咗。」

《廉政風雲》故事講私煙、殺手滅口的故事,不難令人聯想到多年前廉署證人徐道仁,在新加坡被殺的新聞,麥兆輝說:「嗰件事只係影子,徐道仁事件都好轟動。當時證人俾人殺咗,三個殺手都喺香港判咗刑,上年服完刑放咗監。呢件事係我做research時冇辦法知道真相,但有好多dramatic元素,於是我擺咗呢個背景,但唔係完全係嗰件事。」

(apple dail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