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與抑鬱症鬥爭的過程中,我有一些很好朋友。他們嘗試着真誠地去安慰我,但沒有成功。我也有一些朋友要麼忽略抑鬱症,要麼最小化抑鬱症的影響,以試圖避免和我在一起時的不舒服的感覺。還有兩三個朋友不再假裝他們可以理解。他們決定最好還是和我坐在一起,了解有沒有辦法去真正的說或做正確的事情。

這篇文章並非批評說這些話的人。相反,它是介紹一種引起對話的方法,給沒有抑鬱的人一個真正去了解那些遭受痛苦的心靈的一個連接。

1.「你又抑鬱了?」

是的,我又抑鬱了。非常感謝你又提醒我。其實,我也不想「又抑鬱了」。

你聽起來似乎在說:又來了!你需要向前走,不要原地踏步。

希望你說:我也感到難過,朋友。我知道過去的這段時間你很艱難,現在有什麼我可以幫助的嗎?

 

2.「至少你不是****」或「有人比你更糟糕。」

至少你不是無家可歸。至少你沒有自殺。至少你有一個很好的生活。

是。感謝全能的上帝沒有讓我生活更糟。我很高興你能花時間提醒我擁有很多。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些。現在我感覺比更糟還要更糟!

 

你聽起來似乎在說:我對我擁有的沒有心存感激,或者我的抑鬱症沒法與其他困難相比。

希望你說:我知道你很痛苦,被困住了。 我想幫助你。 這很重要。我會與你一路同行。

3.「我完全理解你的感受。」

這是不可能的。沒有人能確切知道別人的感受。就像世界上有不同程度的「快樂」,有不同程度的「沮喪」。感受是千差萬別的。

你聽起來似乎在說:哦,這沒什麼大不了的,我也經歷過。

希望你說:我希望知道你的感受,但我不知道。我希望能理解那個地方是多麼黑暗,但我知道我不能。我想了解你正在經歷什麼。你能幫助我了解你正在經歷什麼嗎?

 

4.「你只需要放鬆和樂觀一點。」

你是對的。我需要「放鬆」和「樂觀」。如果我可以放鬆和樂觀,可能我也不抑鬱了。我真得希望自己放鬆和樂觀,但我做不到。

你聽起來似乎在說:如果你***做,你可以很容易的振作起來。你現在的做法是不對的,需要做得更好。

希望你說: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歡參加這個周末的旅行,你想做些什麼?我們一起去做一些聽起來放鬆和新鮮的事情怎麼樣?你說一個,我加入!

 

5.「你有什麼可抑鬱的?」

沒有原因或者是一切事都可以讓我抑鬱。有時一些事會觸發抑鬱症,有時可能只是大腦中的化學不平衡導致了抑鬱症。我希望我知道!但我不知道。

你聽起來似乎在說:抑鬱這件事聽着好荒唐。其實,有什麼事情會那麼糟糕,讓你感到抑鬱?

希望你說:

是什麼事情觸發你憂鬱,你想談談嗎? 是有什麼事情讓你感覺更糟,我可以幫助嗎? 當你想談論這些的時候,我一直都會傾聽。

6.「你不需要吃藥。」

永遠不要說這個。永遠不要說這個。永遠不要說這個。

如果你不是病人的精神科醫生或心理治療師,那麼請不要給臨床醫學建議。 臨床抑鬱症是一種非常複雜的疾病。「抑鬱症有許多可能的原因,包括大腦的情緒調節,遺傳脆弱性,令人緊張的生活事件,藥物和醫療問題。許多化學物質參與神經細胞內外工作。 有數百萬,甚至數十億的化學反應,構成了你的心情,感知和如何體驗生活的動態系統。「

你良好的「建議」可能會把某人置於危險中。 最好讓醫生給醫療建議。

你聽起來似乎在說:抑鬱症有啥?做這個,或做那個就行了。

希望你說:

一定要和你的醫生談論這些。 我希望你得到最好的照顧,安全和健康。

7.「快樂是一種選擇。」

我真的受不了別人這麼說。 它聽起來很幼稚,但也很完美,而且神奇。 可是,想一下,生活很複雜,抑鬱症也很複雜,所以你不要給抑鬱症貼個 「快樂是一個選擇」的建議標籤。在一定程度上我同意,「選擇快樂」而不是「選擇不快樂」是一種健康和平衡的視角。但是,當你的大腦化學反應不想選擇快樂怎麼辦?

你聽起來似乎在說:你不想快樂。你不夠努力去變快樂。你選擇了痛苦。

希望你說:我不想看到你傷心。 我們可以採取什麼方法來治癒你的痛苦呢? 每一步我都會陪伴着你。

 

 

 

 

(kknews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