洪朝豐噚日59歲生日,但不幸喺醫院中度過,事關前年患上舌癌同淋巴癌嘅佢,近日發現小腸有4cm腫瘤,唔知係惡性定良性,要做手術切除再化驗,所以佢上月31日入醫院做微創手術,前日喺facebook分享做完手術心情。

噚日洪朝豐59歲生日,仍然喺醫院留醫。噚晚深夜時份,佢喺fb再發千字文分享佢生日心情。

洪朝豐話:「生日天,59歲,虛歲六十。這許多年,不容易。一切,重新出發。遺棄殘敗的身軀,脫胎換骨,重生。有許多事情要做。今天過得不易。午夜開始,腹部隱隱作痛。一直不止。然後,旁邊的伯伯整夜嘀咕,我整夜失眠……這許多年了,我們是生日那天,總會出外吃飯慶祝,一起歡渡,唯獨今年,我獨留在醫院。想起去年的生日,也不好過。那時節,做完舌癌手術三週,由早上到下午,都在醫院覆診,不斷奔波。天氣陰冷,寒風吹起。難過啊。」

「禁食六天了,只在吃止痛丸,止嘔丸,血壓丸,精神科藥丸時,喝些微水。開始很想吃東西了。造夢時,吃着三文治,很滋味,特香。醒來,想着一天可以行走時,要到下面的便利店,喝一瓶黑加侖子果汁,和一瓶奶茶。再買一些吃的。應該很快樂。還好先前吃了幾個生日蛋糕。」

洪朝豐話,佢大姪女、弟弟同朋友先後去醫院探佢,朋友送上生日咭同親手做嘅珍珠袖口鈕,相當有心。

講起珍珠,洪朝豐有感而發話:「我特別喜歡珍珠。二十年前,第一次狂躁症病發,一反常性,很會花錢。用二十六萬人民幣,買一串黑珍珠。用十萬港幣買一串珍珠。再買了珍珠指環。後來,連着其他名貴,有紀念價值的首飾,例如媽媽送給我的黃金項鍊和心型黃金吊墜,以及我極為喜愛的,價值十萬港幣的,翡翠指環,如煙如霧,愛死了,都給人偷走了。一塲浩劫,猶如狂風掃落葉,我一無所有。這二十年,我一步一步,終於站起來。堅強的。依然微笑。這天生家族遺傳的精神病-抑鬱狂躁症,只會讓我更堅強。」

「感謝臉書上,你們的祝福。認識的,不認識的。還有其他朋友的厚愛。憑着這許多寵愛,我可以說一句:I can die now。此生無憾。感激無限。」

噚日傳媒聯絡過洪朝豐,問知道化驗報告未,佢話:「未知幾時。」

 

 

 

(apple daily / facebook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