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經不覺,余慕蓮(魚毛)效力無綫已有四十多年。2013年王維基開電視台,魚毛曾稱不滿在無綫時只做配角:「我度度都想簽,有嘢撈實撈。邊間叫我拍嘢都得,好想佢哋畀我做靚女。」落實效力維基後,未開工已有糧出:「簽咗三年約,兩年死一年生,主要係拍劇。」又歎謂當日退休後,無綫只找她做過《向世界出發》一個節目,令她心灰:「TVB冇乜機會畀到我,簽咗都係等運到。原本接洽我嘅李小姐已經冇做。」所以不了了之。

維基開台不成,魚毛過著退休生活,今年復出為ViuTV拍劇,包括《VR驅魔人》、《PLAN B》及《詭探前傳》。早前還接受訪問,再一次談到自己的感情生活。

余慕蓮出生於單親家庭,四歲父母離異,母親再婚,魚毛說:「唔知係咪演戲演得多,變咗對婚姻冇信心。可能我自細喺單親家庭成長,都有啲影響。」

「我都唔想下一代好似我細個咁唔開心,因為結婚都唔代表老公會對我專一。冇錢嗰陣又要同佢一齊捱,有錢佢又可能會去滾,咁何必要結婚呢?冇男人都可以過活!我很多朋友,我嘅朋友都對我很好,好關心我。」

數年前魚毛也曾接受梁泰來訪問,也談到感情生活。當時她決絕地謂:「我好怕煩,結完又離,我會同男性朋友唱歌睇戲,但我會閂大閘同着灰膠鞋唔過電,我唔會畀機會異性,亦唔會畀機會自己。」今次再受訪,問及是否一直沒有追求者?余慕蓮稱一直認有,但都沒有接受。

「入行以後都有追求者,係我唔接受啫。如果約我嘅話,一大班人就去,一對一就唔去。試過收工有人話要送我返屋企,但我話:『唔使喇,我每天半夜收工都係咁樣走,有的士嘛!』」

「我唔會俾人機會,亦唔會俾機會自己。細個做戲院帶位嗰陣都有追求者,我又唔會對佢哋有好感,做朋友就冇所謂。我怕投入咗(一段感情)之後,變成一個容易受傷的女人。」

(Apple dail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