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婚將近40年,兩夫妻經歷不少風風雨雨,為了養家,鮑起靜不惜由花旦降格甘草,甚至為了保住工作而忍痛打掉孩子。。。

平日見鮑姐溫婉嫻淑,想不到她為了愛情竟然義無反顧。

19歲時邂逅依家嘅老公方平,但就唔係一見鍾情,識咗十幾年先升呢做戀人。

不過呢段愛情最初不被睇好,皆因靚仔方平曾揚言自己有過百個女朋友。當兩人關係再進一步,準備結婚嘅時候,鮑姐身邊嘅親戚朋友都反對。

而鮑姐選擇忠於自己嘅感覺:「我好愛佢!就算十年後分開都不枉此生。」

結婚多年歷盡風雨,甚至一度為咗養家由花旦降呢做甘草,為咗保住份工而忍痛打掉孩子,但佢哋依然堅守呢份愛情!

結婚初期,女兒出生了,但他們同時與電影公司解約,經濟十分拮据,為了養家,她轉投麗的(亞視前身)拍電影劇,甘願由花旦降格甘草,但薪酬就比電影公司多三倍,由三千多塊加到萬多元。當時發現懷第二胎,鮑姐為了保住份工,忍痛打掉孩子。她皺眉憶述︰「我好幸運,老爺奶奶比老公更好,佢哋雖然係潮州人,但好開通、錫我,其實生完囡囡後,我曾經再懷孕,但因為當時啱啱轉拍電視劇,經濟壓力大,份工好緊要,最後都冇要個BB。我奶奶仲安慰我︰『一個女好好照顧就夠。』」至於轉做甘草,她很快就跨過了︰「記得第二部劇,已經做劉永媽咪,當時我只得30歲,呢種急速轉變係好大嘅成長動力。我好幸運,好快就越過心理關口,唔再當自己花旦,樂於做甘草!」

一講到老公,鮑姐就好似變返少女咁:「佢當年太靚仔,好多女朋友㗎,個個都好靚女,但佢對我好好,喺片場請我食燕窩。我成日諗,如果我哋一嚟就拍拖反而唔會長。就因為識咗十幾年,佢覺得我最啱佢。當年結婚,好多長輩都勸我,叫我唔好貪靚仔,當時我有擔心、猶豫,但真係好愛佢,就算十年後分開都不枉此生。」

當年在「長鳳新電影訓練班」認識,兩人一見如故,因為鮑姐年長兩歲,他們就成了「姊弟」。十多年間,「弟弟」不避嫌帶女朋友見「姊姊」,不過千揀萬揀,方平還是選擇了「愛他甚於自己」的鮑姐。
兩人在電影中經常飾演兄妹,後來拍《白髮魔女傳》做情侶。鮑姐坦言在戲中愛上了方平,不過未有宣之於口,只是默默守在他身邊。當年連爸爸鮑方也提醒女兒︰「方平不是不好,就是女人緣太旺。」不過後來鮑姐「嫁」意已定,做父母的也衷心祝福、支持。
鮑姐與方平之間,她是無限付出者,但她不介意丈夫不夠疼她,她覺得忠於自己的愛情就夠。佢又大讚老公雖然口才了得冧死女,但很有分寸同埋好顧家︰「佢好識氹人開心,講笑好叻,依家都好鍾意氹女仔開心,有佢喺度冇悶場,不過佢好顧家,雖然有人話佢孤寒,但其實佢係精打細算,拍拖嗰陣已經好識理財,為屋企將來計劃,有咗佢就有依靠,令我無後顧之憂。」
方平長駐內地工作,兩夫妻經常分隔兩地,而老公是製片又是導演,娛樂圈誘惑多,難免有女人埋身,不過鮑姐直言有殺手鐧,可以令老公準時報到︰「嗱!打電話係必不可少,直到今日,我一返家唔見佢,就打電話問佢喺邊。埋佢身嘅女人……我諗有好多,不過我只要打電話知佢喺邊就安心,唔係唔信任,但我成日同佢講,如果有咩……你千祈唔好俾我知,講笑!so far 咁多年都幾好,佢好安份。佢有樣好,一做完嘢就即刻返落嚟,話佢錫我又好,乜都好,佢唔會離開屋企太耐。」

方平是潮州怒漢,有大男人脾氣,但也有死穴,就是極度貪靚,鮑姐爆老公每天做一百下sit up,睡前及起床後各50下,風雨不改。每當老公發脾氣,她會出絕招︰「佢一發嬲我就會話︰『嗲哋!唔好咁啫!你一發嬲鬧人就唔靚仔!』佢聽到即刻收火。」

鮑姐一家三口很幸福,現在還多了孫仔,人生又踏進另一階段,她說孫兒出生後更疼女兒,不過,她一生最愛還是老公方平,最近她拍完台灣電影《生生》,演一個癌症末期的老太太,很大感觸,對生死有另一番體會︰「拍完《生生》,我有個好大轉變,對生死坦然啲,冇咁驚!因為試過喺戲裏面倒數生命。我好鍾意喺醫院同個女告別嗰場,奶奶喺女兒面前毫無保留表露佢嘅軟弱,好人性化,感人!」

現實生活中,鮑姐留給女兒最後的叮嚀,就是︰「囡囡,如果嗲哋走先,媽咪沒問題,妳唔使擔心,但如果媽咪走先,剩番嗲哋,你一定要照顧佢,因為嗲哋自小就係個驕傲嘅人,你千祈唔可以掟咗佢去老人院……幾時我都為佢諗多啲……」

鮑姐電影訓練班出來就當女主角,在《白髮魔女傳》、《屈原》等電影中,古裝扮相十分清麗,不過她坦言真正懂得演戲,還是拍電視劇以後︰「以前電影係菲林拍,做成點要上映至睇到。嗰時喺熒幕見到自己,至知自己做得唔好,直至入ATV拍《大地恩情》,第一次睇playback,感覺真係好震憾。即刻睇番就知道有咩缺點,好似拍電影係後期配音,所以我冇留意自己原來聲線咁細,後來拍電視,至開始調教自己把聲。」入行以來,鮑姐只要拍到好的劇本就心滿意足,她說當演員很幸福,不白活。

(Apple dail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