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DJ洪朝豐去年10月證實患舌癌,需要進行切除舌頭手術,之後癌細胞擴散至淋巴,再證實患淋巴癌,雖然不幸患癌,但佢都積極面對,仲不時透過社交網發長文講及患病感受。

一直樂觀面對抗癌之路,獲很多網民鼓勵和支持。

昨日洪朝豐再喺社交網以《是癌病復發了麼?》為題發表長文,開首已經話:「我很快,便會知道,我的癌病,是否已經,悄然,復發。如果醫生說,可以做手術。我會去做手術。如果說,已經擴散,不能做手術,我會尋找另類療法。倘若沒有療效,我會等待死亡,靜靜的。死亡,並不恐怖。死亡前的疼痛,才恐佈。我希望自己臨死前,免於這個折磨。那是一個,美好的願望。」

佢仲話較早前同前妻去倫敦探望兒子,前後去咗兩星期,尋日先返港。佢記得臨行前,醫生嘅語氣好嚴肅:「他一共問了我三次,意思是說,是否更改出門日子,或者取消出門。這樣,就可以早點用粗一點的抽針,再次抽我右頸腫起的淋巴核的活組織,拿去化驗。因為上一次的抽針,只能抽到血液,沒有抽到活組織。然後,還要再多照一次超聲波。」佢當時就問醫生:「如果是癌症復發,便可以早點做手術麼?」醫生點頭示意係,但最終佢都決定如期出發,佢話去到歐洲後,每日都過得好快,同前妻玩得好開心。

佢回想大約兩個月前,突然發現右頸某處腫咗一塊:「我心裏很害怕。怕的是癌症復發。記得醫生説過,一般復發,會在手術後頭一年,或者第二年。我是九個月前做的手術。會是我麼?會是我麼?除了舌頭的手術外,我左邊的頸項也做了手術。醫生取出二十四粒淋巴核,其中四粒,發現有癌細胞。今次,是從左邊轉移到右邊了麼?我的心開始慌亂起來。是我麼?是我麼?終於,我去了政府診所,看普通科醫生。醫生確診是淋巴核的問題。她問我:『痛麼?』『痛。』『一般而言,如果裏面有癌細胞,是不會痛的。』她開了七天抗生素給我。一邊吃,疼痛減少了,但淋巴核愈來愈腫,由原來的一釐米,已經腫脹到一元硬幣那麼寛。我的心是愈來愈沉重了。」最後佢等到返醫院覆診嗰日,耳鼻喉專科醫生確診是淋巴核出問題之後,然後係抽針,要九日後返去覆診睇報告。終於等到覆診日,當時佢仲同前妻講有啲緊張,不過去到醫院後,醫生就話上一次抽針只抽到血。所以要再抽一次,又叫佢去私家醫院自費做正電子素描,於是佢出門去歐洲前兩日,就去咗私家醫院做素描,到依家都未知結果。

文尾洪朝豐話行到如今呢一步,吉凶未卜,就睇上天意思,並領悟到可以健健康康,無病無痛,渾渾噩噩過日子,已經好幸福。

及後,洪朝豐回覆東網說:「未知,本來今日可以到醫院拎檢驗報告,但因為去完歐洲個人比較攰,所以諗住聽日先去,因為下星期我先會見到之前幫我做手術嘅耳鼻喉醫生,所以我拎咗報告都未必識睇。」本來醫生待他返港,就約好幫他再抽一次組織化驗,怎知他竟然因時差問題而搞錯日子,他說:「世事真係好橋,醫生問我幾號返,我話9號,咁佢就約我10號,但9號我先喺巴黎飛,因時差我尋晚先到,今朝先知自己搞錯。」

問到他是否真的好擔心?他說:「我覺得已過咗擔心嘅時間,正如我喺社交網所講兩個月前發現勁部腫起,我真係驚復發,但經過兩個月到咗呢一刻,我已由驚變咗唔驚,因為起起伏伏,我比較能夠隨遇而安,如果有咩都係整定,要開刀就開刀,如果話擴散咗冇得開刀要等死,我都會驚病痛、驚死,但我都冇乜遺憾,因為我已經贏到咁多人寵愛,當然我都希望冇事,期望唔係復發。」

 

 

 

 

(Facebook / on.cc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