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不是一個應該存在的人!」

「她當時相信是有不開心,故打算攬住我一齊死。」

黃秋生,四歲時遭生父遺棄兩母子,自此跟母親姓氏,母子相依至今。這個母親節之前,他終成功尋得生父下落(已過逝),也跟同父異母的兩位哥哥相認。在他心裡一直糾纏的父子疑問,隨之放下,騰出的空間也只被母子數十年相依點滴填滿。

童年被遺棄、貧窮、反叛,為母子關係帶來衝擊,但在心底,他深愛這個為養育他成才,大半生吃盡苦頭的母親,臉上泛著笑容訴說母子點滴,秋生內裡卻隱藏無數錯過親子時光的遺憾。

黃秋生同母親相依數十年,對母親嘅恩情,寫得一手好字的他親筆。寫下孟郊《遊子吟》詩句:「慈母手中線,遊子身上衣」、「誰言寸草心,報得三春暉。」

他說:「為咗我,佢都犧牲好多!」秋生一句,道出母道為兒子,付出自己所有,包括多段姻緣。

秋生媽媽年輕時是位大美人,被秋生爸爸拋棄後,依然追求者眾,可惜當時年代,帶著孩子的女人,是再婚的絆腳石,秋生媽咪亦經常夾在對象與兒子之間。

黃秋生 媽媽的圖片搜尋結果

黃秋生媽媽年輕時是個大美人

 

每當男方開出結婚條件:「唔可以要個仔!」多麼想有個歸宿的黃母,都寧願選擇跟對方分手,不會放棄秋生。

 

無奈體弱的她,因肺病至不能工作,失去養家能力,被秋生外婆催迫下,才下嫁一名商人。可惜秋生遭繼父拒絕接納,兩母子亦因此分居多年,直至繼父年老,已經廿五,六歲的秋生才有機會跟母親同住共聚。他說廿一歲那年已想通,不能因成長際遇而耿耿於懷及抱怨,對過往被傷害的一切,他早已選擇放下。

 

 

(apple dail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