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文龍入行22年,早前終於憑《溏心風暴3》一嚐爆紅滋味,佢日前接受《蘋果》專訪時,好感慨咁話:「唔敢講話吐氣揚眉,但呢三、四個月嘅訪問,真係多過我呢一生喺娛樂圈做嘅訪問,斷斷續續連埋電話、電台,五、六十個都唔止。我唔想假裝謙卑,我反而想講,我哋做演員,今日唔知聽日咩事,聽日唔知後日咩事,今日嚟講有人在乎,我好高興,只能享受今日嘅在乎,用呢種力量去面對明天。」

講出咁語重深詳嘅說話,因為唐文龍真係捱過。雖然小學已舉家移民美國,但唐文龍坦言家庭環境並唔理想,佢解釋:「當然,父母喺香港係白領,但去到嗰邊冇身份生活咁多年都唔容易,我哋只係開漢堡包店,乜都打回原形靠積蓄。記得有段時間,媽咪剪supermarket嘅coupon,有乜減價就食乜,細個有埋怨,唔明白點解又係食嗰啲,現在大個懂事,就知生活唔容易,何況媽咪聽到咁講,點諗呢?!」

唐文龍因為喜歡唱歌,早前喺無綫節目《流行經典50年》,唱番當年佢喺台灣發行首張唱片入面水蛇春咁長、17個字嘅歌曲《我要怎麼知道你愛我如果我們永遠不說》,發現原來唐文龍都係幾唱得。唐文龍當年唔理家人反對做歌手,但搵朝唔得晚,去到台灣發展都要兼職幫人畫時裝設計圖,佢話:「五百、三百一張,幫啲廠家畫,我仲要諗埋設計。」

之後回流返香港,拍過電影,輾轉喺99年加入無綫,就喺呢段時間住過劏房,又趁樓市低買樓。佢笑笑口話:「都係有穩定收入嘅,只係非常唔理想……開頭大約每月搵五位數一半啦(即五千蚊),但唔好講得過份淒厲,因為大把人都冇。之後有段時間雙生雙旦,三生三旦,收入好啲,只係最尾兩年,自己擺位冇想像中咁,就硬著頭皮出去闖。」

問到大陸係咪真係咁好搵?佢苦笑話:「大家有錯覺,好似呢個世界去到大陸有金執咁,冇呢回事,佢哋環境大1000倍,但同樣競爭都大我哋100倍。每位香港演員行出嚟冇個失禮,但人哋講嘅係母語,普通話,我即使學埋併音,但都唔代表佢會你….咁快融合到入面,都係要講邊個運氣好。」

(蘋果日報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