袁文傑同Jackeline出哂名恩愛,一講到女友佢就會成個冧樣出哂嚟,昨日佢就PO咗張相喺IG,原來佢哋仲一齊經歷過。。。

佢留言寫:

2010 年十一月,醫生證實囡囡患上 FIV(貓科免疫缺乏病毒),提議可馬上送她「離開」,免她受痛苦,痛苦的,也不單是她……感受到絕望,在診所內,大哭了起來,我自己控制不了,看着箱子內的她定睛看着我,我決定以藥物來延續她的日子,縱然那根本不會是一個「目標」!我對她說:不用怕,爸爸會陪着你……她依舊定眼看着我。

然後,就是開始了那段似風雨同路的日子,幸當時工作日期雖密,但時間穩定,仍能在晚上帶囡囡外出,找寵物店的朋友幫忙餵她服藥,那個冬天,特別寒冷的那幾個夜晚,刻意抱緊箱子,以為可免她着涼;有時候,好友們也索性到家中協助,少有的熱鬧日子,卻因此而出現了!可始終工作關係,白天好友阿豪也就到我家中肩負起保母重任,因為藥物雖可暫時控制病情,但緊張時期,觀察她的狀況變化,也很重要。囡囡是妹妹啊,家裏還有哥哥,他叫「囝囝」。 數月後,囡囡再度惡化,再嘗試找過幾名醫生,再度陷入那疲乏日子,她已沒有了生活質素,但她很努力,努力捱過囝囝的生日,那也是「他╲她倆」唯一一次。當晚深夜,餵她吃了藥,是的,我早已學懂這門技術了,然後再用針筒逐點逐點食物放進她嘴裏,完成了,我即時躺在牀上,輕呻了一聲:很累呀……幾秒後,我起來竟看到囡囡又再定睛看我,我實在很後悔,後悔給她聽到……幾小時後,天亮了,我忽然醒來,她竭力想走到我面前,我很清楚數着,第三步,她便倒下了,除了急促呼吸,已無任何力氣,我呆了一陣,才曉得放她進箱子,再遞到囝囝面前:向妹妹講再見喇!周一早上,還要遇着上班時間,好不容易截到的士,東區走廊的車可以少一點嗎?箱子內不斷傳來顫動……護士問我,她是否沒有進食?我說:不是。然後我陪了囡囡很久…… 這段經歷,我感受到,完全無私的付出,沒有計較的愛護,任何回報,我只盼望囡囡可以盡量舒服地度過每一天……。漸漸地,以往的固執不再那麼固執了,也知道無謂的爭拗,無謂的人,及早遠離,將寶貴的時間留給應該之人,我和 Jackeline 的相處,她的好,也有自己學會的包容,這是一生的影響,囡囡,難道你是上天委派來的天使?

到了今天,囝囝也面對着困境,同樣地,我們開始了那個「不是目標」;囝囝,爸爸和媽媽知道你已很努力,很堅強!每次,把那些「能令你較有生活質素」的藥物放入你口中,自己也十分痛心,到底是不是可控制好?你仍肯進食,身子卻愈來愈瘦小,爸爸媽媽的大日子,你也要一起呀,你就是我的心靈。

我想,每一個生命,在其充滿朝氣能量展開時,亦同步在倒數着,如天氣,有報告卻不似預期,連好友阿豪,跟我年紀相若,其實也於 2012 年底離開了。

網民睇完之後都覺得好感動,仲一齊為囝囝打氣加油!

(Instagram)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