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年8、9月,都係選美季節,當年只得18歲嘅鍾沛枝,為咗圓媽咪心願,膽粗粗填form參加香港小姐。鍾沛枝表示:「最記得複賽當日,我以為好似初賽面試咁,帶咗件一件頭嘅泳衣去,點知評判話今次係要着三點式,當時好徬徨,好彩有個道具阿姐,指一指個紙皮箱,叫我是但攞件去頂住先,最後先入到圍。」

當年輸個馬鼻俾屋邨港姐楊思琦嘅鍾沛枝,出身小康之家,爸爸做咗多年燒臘檔,養起頭家,燒臘檔位於上環當眼處,除咗晏晝繁忙時間有唔少上班族幫襯,大部份時間都係附近街坊。雖然爸爸曾經講過,女仔人家唔好經常落舖頭拋頭露面,不過鍾沛枝間中都會落吓舖頭,同啲老伙計打下牙齩,忙起上嚟甚至要充當收銀同抹枱。

「o依家屋企有兩間燒臘舖,可以話係爸爸嘅心血。斬叉燒養大我哋?都係㗎,爸爸好辛苦湊大我同細佬,始終係傳落嚟嘅手藝,兩間舖主力做街坊生意,近兩年就多咗遊客嚟,其實舖頭都做到好平,始終肉類成本高,所以都係小本經營生意,30幾蚊叉雞飯,堂食有湯送,攞走就有包紙盒嘢飲,呢行未必做到咁平,或者咁講,賺得係比其他同行少,志在薄利多銷。」

由於主力做街坊生意,就算豬肉、雞肉成本縱然高咗,但鍾沛枝同爸爸都唔想一下子加價,而且亦希望提倡一下環保意識,所以鍾沛枝就諗到顧客自己帶盒嚟,就可以減兩蚊。由地勤轉行做美容,一做就7年嘅鍾沛枝,最近經歷甩拖,不過由於投入新公司,一心諗住喺美容事業發圍嘅佢,亦無時間料理情傷。「其實都憧憬結婚,同屆港姐三甲,思琦同朱凱婷都有自己仔女,拍拖其實可以調節壓力同心情,不過老實講,做美容行業始終接觸女仔會多啲。」

(蘋果日報)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