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想提醒年輕人,做事要三思而行,好似我咁,行錯咗就返唔到轉頭。」阿倫說。現年45歲的阿倫是一名釋囚,1990年18歲的他因捲入黑幫仇殺,殺人罪名成立而被判死刑,「陪審團以七比零判我有罪,法官戴黑紗去宣判,當時心情一片空白,唔知道日後點面對。」阿倫憶述法庭的裁決,他續指:「對於一個死囚而言,我冇明天,我唔知道幾時離開監獄,或者係有冇命離開。」

判刑後,阿倫被送往赤柱監獄死囚室,「一日二十多小時困在釘倉(死囚室),坐得耐是會黐線㗎。」 直至1993年香港廢除死刑,死囚改判為終身監禁,阿倫成其中一個與死神擦身而過的犯人。阿倫前年出冊,獲基督教機構全額資助神學課程,他期望有朝一日成為監獄牧師,但他深明自己往日犯下彌天大錯,難免會被人質疑:「有人質疑我是否真心信教,又話我博同情出冊,真心還是假意只有自己知,時間可以證明一切。」

阿倫3歲時父母離異,早在13歲便離家出走加入老牌幫會「聯英社」。16歲他打劫而被判入大嶼山沙咀勞教中心,除了每天要做運動,阿倫被安排在岸邊搬石頭,然後鑿石,他形容當年每個入沙咀的少年,「孱仔強入到去,會變成大隻佬。」離開勞教中心,阿倫反而變得孔武有力,成為黑幫「行動組」要員。兩年後,大佬說要為兄弟復仇,「大佬招兵買馬,叫我哋攞牛肉刀講數,其實都唔係講數,我地去尋仇,打交之後錯手殺死人。斬人後,警察好快來到現場,當時警察想拿槍射我,我不斷逃跑,匿喺女友家中,但事隔幾小時,警察便將我拘捕。」

阿倫:「當時大佬俾兩萬蚊安家費,我冇要,都唔夠我聘請律師,律師費都唔止,後嚟大佬講咗一句說話:長貧難顧。」無事就稱兄道弟,出事就分飛燕,阿倫覺得自己很傻仔。

回憶獄中生活,阿倫入獄不久媽媽患上重病要做手術,他說:「我自己死係自己事,但我只可以從福利官口中知道媽媽的情況,嗰種心情比死更難受。」

另外,阿倫也因犯錯而失去女友:「同當時女友認識咗好幾年,畢竟我要接受現實,因我犯嘅唔係普通罪名,而係好嚴重罪名,女人青春有限,我叫過佢好多次,搵一個合適嘅對象,要佢離開我,但佢冇離開,一直等咗我8年。」 阿倫曾經很憎恨自己,「好戇居,問自己一句,人生付上咁多年青春光陰,為啲乜?換來啲乜?」

阿倫(上圖左)在獄中遇上李健明牧師(上圖中),改變了他的一生。李建明九歲便犯案,花名叫「天真仔」,他打劫﹑吸毒無惡不作,後來他改邪歸正,修讀神學,當上牧師,他說社會曾經給他改過自新的機會,他決定要以「過來人」經驗服侍囚友,讓他們改變生活。2013年,李健明拿到監獄司鐸的資格,「攞咗司鐸證,可隨時出入監房,唔需要其他人帶入。」其後他創辦「基督教真道生命團契」,旨在協助釋囚適應社會,機構全資資助阿倫讀神學和生活費用。

陳慎芝(上圖右)是李健明昔日的黑幫大佬,曾吸毒犯事,後來從良成為十大傑出青年,他以自身經歷鼓勵阿倫:「以前CID會說:『去茅躉華嗰度非法集會呀?現在拉到道友,會叫他們去找茅躉華,快點戒毒。』這是時間﹑行為和表現,被人嘲笑,人家不接受,不要難過,因為我們過往做的事情,我們要承擔責任,我們要用時間和行為去證明。」 陳慎芝舉例說,曾有犯毒的人向他求助,但被歧視,他回應指:「我話弟兄,人家不信任你,是應該的,你壞了十多年,你只是在我這兒戒毒,人家不信任你,難道你又去犯事?」

 與社會隔絕廿五年,阿倫前年出冊重投社會,面對各種科技他都一竅不通:「福利官好有耐性教我用電話,教我點樣輸入電話號碼,本來我完全唔識用,另一樣係八達通,有一次搭巴士,我以為八達通要推入入閘機,再從另一處退咭,我見到旁邊人笑我,唔識咪學囉。」希望阿倫終能如願以償,能成為做監獄司鐸,幫助更多人改過自新。

(壹週刊)

留言